巴西卫生部:通过"社会隔离"控制新冠疫情蔓延


李兰娟:闭门会议还未结束,参会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领导立即电话北京,将“人传人”、“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等专家的关键意见向国家卫生健康委汇报,国家卫生健康委领导非常重视,又立即向国务院有关领导汇报。会议一结束,专家组就连夜赶赴北京。当晚12点,马晓伟主任会见了钟南山和我,听取了汇报,并决定20日一早向孙春兰副总理及国务院常务会议做汇报。

李兰娟:1月初的时候,我听说武汉出现了传染病,作为专家,我很关心,也打电话给有关同道询问情况。后来,我听说可能有医务人员感染,我意识到严重性,就向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申请去武汉看一下。国家卫生健康委很快就决定派我和钟南山院士等6位专家组成高级别专家组前往武汉实地研判疫情,1月18号晚上我们到达了武汉。

20日上午8:30,6位专家来到了中南海,孙春兰副总理详细听取了高级别专家组每个人对疫情研判的汇报,她十分重视专家组的意见。当天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专门加了一项部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邀请我和钟院士一同列席。会上,李克强总理传达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批示:要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克强总理在听取国家卫生健康委主任和湖北省省长汇报疫情的最新进展后,点名我们两人发言,听取了我们对疫情的研判和如何防治等的的具体意见和建议,克强总理对我们的意见和建议给予充分肯定,他说:“感谢两位专家提供的专业咨询意见,这对我们下一步如何科学决策非常重要。”

二是武汉已经成为一个疫源地,又正值春节来临,全国人口流动将达到高峰,如果不及时采取果断的措施,控制武汉感染者的持续输出,将会出现疫情向全国蔓延。要做到“不进不出”,把疫情控制在武汉。

“扭送”是我国法律赋予公民在紧急情况下协助司法机关同犯罪作斗争的一种权利,但公民在抓住人犯后应当立即送交司法机关处理,不得擅自拘禁。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判决,对任何人不得确定有罪。此为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旨在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在未经法院审判前,是否犯罪,只能靠推测,然而亲眼所见未必为实,如果仅仅据此赋予人人动用“私刑”惩罚犯罪嫌疑人的权力,很可能会造成冤假错案,侵害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同时也会扰乱社会秩序,不符合法治社会的要求。所以,法律将判决犯罪嫌疑人有罪的权力赋予了人民法院,任何人不得动用“私刑”惩罚犯罪嫌疑人。

我与当地的医院院长和有关专家进行交流,了解到有较多的医务人员被感染,也到金银潭医院、武汉市CDC以及海鲜市场周边察看。我就意识到:这次新型冠状病毒已经存在“人传人”,人已经是传染源。

李兰娟:回杭州后,我一直密切关注全国疫情变化。1月18日出发去武汉时,我曾跟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张平主任通过电话,请他“守牢”浙江,防止出现第二代病人。1月22日晚上深夜,张平主任给我打电话说,近期有大量的人从武汉返回浙江,不仅引起了第二代感染,还引发了聚集性疫情,接下来可能会有更多的人回来,会造成更大的疫情扩散。我感到疫情形势非常严峻,如果连浙江都守不住的话,那么全国其他城市的防控工作将更加艰难。结束电话后,我立即向上汇报:基于疫情状况,武汉必须马上封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而且,封城的时间绝不要拖到1月24日大年三十,否则疫情会更大规模向全国播散。

如果不按甲类传染病来管,是不可以干预和隔离病人和密切接触者的。2003年的SARS,就是按照甲类传染病管理,当年,浙江曾出现4例输入性病例,为防止疫情扩散,我们一晚上隔离了1000多例密切接触者,所以,浙江就没有出现第二代病人,也没有医务人员感染。

种种迹象表明,这次病毒的传染源已经不是海鲜市场,人,才是传染源

刚来的时候,ICU病亡率很高,超过80%。我们采用了在H7N9禽流感患者救治过程中累积总结的成功经验,制定以“四抗二平衡“为重点的综合治疗策略,加强应用“三大技术”——人工肝、微生态、干细胞等新技术,提高重症患者救治成功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