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西昌通报森林山火:火线约5公里 城区可见明火


巴西卫生部长曼德塔当地时间28日再次向公众强调实施“社会隔离”的重要性。第二天,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又一次走上街头,和支持者以及还在继续营业的商家握手、拍照。本月,陪同博索纳罗一同访美的多名官员确诊新冠肺炎,博索纳罗两次测试后均在个人社交账号上宣布结果为阴性。

在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下,洛杉矶政府对居民和企业实施了最严格的居家令以减缓新冠肺炎的传播。警察局局长摩尔表示,洛杉矶警察局也一直在制定计划,以应对未来会有高达30%甚至一半的职员被新冠肺炎传染的潜在可能。但同时也希望,这些只是最坏的打算,也许将来的情况不会那么糟糕。从本周开始,洛杉矶警察局已经安排一些辖区内的警员开始轮班工作,每班12小时,以增加巡逻次数,保障社区安全。

急诊室总有一些不可违反的规则,然而随着防护装备日益减少,这些规则也被打破。疫情初期,纽约医护人员每次去诊治时都要更换长袍和口罩,然后戴上防护装备,直到换班结束。随着医护用品供应稀缺,一名在重症监护室工作的医生说,他被要求在换班结束时上交口罩和面罩,进行消毒以备将来使用。

△图为洛杉矶警察局 图片来源于网络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称,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全国情况不太一样,无法追踪此类数据,但危险正在加剧,到处都有医生感染。

尽管医护人员仍然日复一日地坚守在人满为患的急救室,但他们表示能窥见自己面临的风险,西班牙确诊病例中有近14%是医护人员。

“重症监护室快要爆炸了,”一位哥伦比亚大学欧文医学中心外科医生得知一半特护人员感染后,自愿申请到前线去;威尔康奈尔医学中心一名医生感慨,她每天都会经过一位病情危重、插管中的同事,不知道下一个倒下的会是谁;纽约市一家大型医院的医生描述,这里就是“一个病毒培养皿”,有200多名医院工作者被感染;“我觉得我们都是被送进了屠宰场,”布朗克斯区雅克比医疗中心护士托马斯·莱利说道。

每天上班时,医生和护士都会遇到困惑和混乱。在布朗克斯区蒙特菲奥里医院分院,护士们穿着冬季外套,站在一个没有暖气的帐篷里,为有症状患者分诊。而在埃尔姆赫斯特医院,病人有时还没来得及搬到床上,就已经奄奄一息了。

巴西政府宣布,当地时间3月30日(星期一)起30日内,所有不持有巴西身份证的外国公民均不得搭乘飞机入境巴西。中国驻巴西使馆提醒计划来巴的中国公民务必注意了解上述措施,及时中止、调整来巴行程,以免入境受阻。                                                                          

新冠肺炎疫情已经在纽约流行,感染人数超过3万人,而站在一线与病毒战斗的医护人员受影响严重。在急诊室和重症监护病房,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生病,一惯冷静理性的医护人员开始感到恐慌。